自主品牌高端化屢戰屢敗 借力新能源是否良丹妙藥?

自主品牌高端化屢戰屢敗 借力新能源是否良丹妙藥?

多年來,自主品牌一直在向中高端市場發起衝擊,但不論是以奇瑞、長安、上汽等爲代表的企業通過高端產品嚐試向上突破,還是以獨立形象出現的觀致品牌發起的向上突破,均遭遇失敗。近兩年,長城WEY、吉利領克在中高端市場取得一些成績,引發了自主品牌掀起第三次集體衝高的浪潮。其中不少車企試圖通過新能源汽車來實現“彎道超車”,但這條路註定不太好走。

進入2020年以來,自主高端品牌如雨後春筍般涌現。上汽榮威、東風汽車分別於今年4月份、7月份發佈了全新R標、嵐圖品牌。僅在11月份,就有寶能、長安汽車接連宣佈旗下高端品牌的新進展。截至目前,包括長城、吉利、長安、奇瑞、北汽、上汽、寶能等多家車企均在高端品牌上有了佈局。

與此前長城WEY、吉利領克不同,近期出現的一些高端品牌均主攻新能源領域。究其原因,一方面,國家對於新能源汽車的持續扶持,讓這些企業者看到了新的機會。此外,蔚來等新造車企業在中高端市場的初露頭角,讓行業感受到通過新能源走向高端化的信心。

更早進入市場的自主高端品牌如吉利領克、長城WEY、奇瑞星途等,目前主力車型售價均未能突破20萬元。傳統燃油車品牌沒能突破的價格天花板,換成新能源品牌後,是否就會有更多機會?

大衆探歌清庫一臺不留!迎接21年新車

從市場上的新產品來看,顯然新能源品牌和產品信心更足。今年來,比亞迪漢EV(參數丨圖片)(指導價22.98-27.95萬元)、小鵬P7(指導價22.99-34.99萬元)、arcfox αt(指導價24.19-31.99萬元)等新上市的車型,起售價均在20萬元以上,高配車型甚至價格達到30萬元。對於自主品牌來講,產品售價直接提升至30萬元區間是一個比較大的跨越。

但近期推出的中高端新能源產品目前的市場表現還不夠突出。乘聯會數據顯示,10月份,新能源汽車銷量前十榜單中,起售價高於20萬元的純電動車型,僅有比亞迪漢EV一款車,同級別的小鵬P7等車型尚缺乏影響力。相較之下,從今年3月份開始,特斯拉Model3的月銷量銷量一直在1萬輛以上。

自主高端品牌除了要突破價格天花板,還要直面中高端細分市場正在涌入的越來越多的玩家,這包括很多在路上的合資品牌,更不用說還有本來就有品牌優勢的豪華品牌。近日,大衆純電動車型ID.4已在中國市場投產,這款車將在一汽-大衆、上汽大衆生產,預售價爲25萬元。資料顯示,ID.4基於大衆純電模塊化平臺MEB打造,擁有550公里的續航里程,競爭力不容小覷。

臺媒:墜海失聯F-16戰機已標定詳細位置 將擇機開展打撈

整體來看,大多數推出高端品牌的自主車企,其母品牌本身就有着不錯綜合競爭實力,這也是其能夠再進一步向上走的基礎。但也有部分品牌實力欠佳,這讓外界對其高端化佈局產生懷疑。另外,有的中高端品牌,如奇瑞星途,由於尚缺乏清晰的品牌形象和行之有效的運營思路,目前逐漸出現了掉隊的情況。

現階段,在衆多嘗試品牌衝高的中國汽車品牌中,蔚來汽車的表現可圈可點。資料顯示,蔚來汽車現售的幾款車型如ES8(46.80-62.40萬元)、蔚來ES6(35.80-52.60萬元)、蔚來EC6(36.80-52.60萬元),在售價上突破30萬元。銷量方面,2020年前三季度,蔚來汽車銷量爲2.6萬輛,同比上漲113.7%,已經超過2019年全年銷量。憑藉較爲精準的品牌定位以及高質量的用戶服務,蔚來汽車走出了極具特色的高端化道路。

蔚來的品牌成長,以及吉利領克、長城WEY在市場端的不錯表現,說明中國品牌具備了打造中高端品牌的實力,也說明中國消費者對於自主高端品牌的接受程度比以前大爲提升。對於一衆新入局的高端品牌來講,這是一個利好因素。但從自主品牌前幾次不斷衝高的歷程來看,品牌向上之路絕非坦途,有的自主高端品牌或將繼續面臨失敗。但從長遠來看,不斷從失敗中吸取教訓屢敗屢戰,方能迎來真正突破的那一天。

大通G10 免搖號 帶北京車牌 數量有限